彩客彩票网

叶兆言:进这个“门”,必须得有一百万字来打底

来源:中国作家网(微信公众号) (2021-06-10 15:39) 5955477
       1

  写作的时候,时间不是时间,空间也不是空间,头昏脑胀,神魂颠倒,天天跟自己生气。有人问写作的诀窍是什么,我的感觉就一个字——熬!

  2

  一个作家保持写作状态很重要,写作是有生命的,就像人终有一死,作家最后也会写不下去,所以,在可以写、愿意写时,就尽可能地写吧!

  写一天是一天,说得好听一点,这叫做“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”,说得不好听的,就是在文坛上好死不如赖活着,认真熬着吧!

  3

  写作要熬,不仅仅体现在创作过程中的煎熬,更是一种常年累月地坚持写作。

  我觉得,作家就像被判了无期徒刑的犯人一样,被关在牢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孤单地写作,不知疲倦。

  4

  刚开始写作时,写四五十万字都是很容易,为什么呢?就像一个人在一张白纸上涂鸦画画一样,信马由缰,海阔天空,很容易写,

  想写就可以写,写作精力很旺盛,也能写很多,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就能够吃作家这碗“饭”了。

  因为这时,他可能把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经验都拿出来了,所有的本事都用上了,但是,当他四五十万字写完以后,就会进入到另一个阶段,就像我们这样所谓一个进“门”的这个阶段了。

  进“门”这个阶段非常难。他在开始写作时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了,逐渐进“门”后,他就会发现,不想这么写也得这么写,会有很多完全不一样的感觉,会遇到一个很细很细的瓶颈,很难突破。

  5

  写到一百万字时,很多人就写不下去了,原因很简单,就是他把自己所有的智慧都用光了。

  一个文学爱好者如果不写到一百万字,根本不必去评价自己能不能走写作这条路,我说的是真心话。

  年轻人写文章很容易的,一个年轻人有才华都很正常,写作总归需要有点才华的,但这是不重要的。

  6

  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熬到一百万字,这说起来容易,但是不容易做啊!为什么呢?

  因为当他写到三四十万以后,就会发现很多问题,不能总写爱情故事,总是写谍战,或者一个固定的题材或类型吧!

  一百万字是一道写作的门槛,而不是好和坏,就像是运动员,他必须打那么多球,必须无数遍地练习投篮,练习上篮,无数遍,才能打赢比赛。

  7

  一个年轻人小说写得好,不稀奇,没什么了不起。

  如果他写着玩的,这没问题,但是如果要成为职业作家,要进入这个行当,进这个“门”,必须得有一百万字来打底,这是个量变的过程,必须得这样,才能发现自己到底具备不具备这个才能,否则都是玩玩的。

  我始终认为,成功对写作者来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看他能不能享受写作,如果写作不快乐,为什么写作呢?老实说,比写作好的行当太多了。

  8

  作家不仅仅是凭本能,还需要大量的训练,需要熟能生巧,需要重复带来的丰富,当他写到七八十万字时,或许会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飞跃,那时他已经具备了娴熟文字操作能力,也能慢慢知道怎样才能让文章通过,这有一系列技巧,是个技术活。

  9

  刚开始写作的五年里,很不顺利,我始终在写,但发表不了,但这五年的历练对我很重要,就像是一场爱情马拉松,时间考验了我跟文学的爱情,因为很多人经历五年的挫折,就心生退意,但我没有,我坚持下来了,我尝到了甜蜜!

  10

  我一直认为,写文章,写好写坏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写完。

  在写的时候,不要把一个作品拔到多高的水平,说什么这是自己的力作、传世之作之类,那是蒙人的,关键把它写完,不写完什么都不是。

  11

  作家就应该习惯清苦,应该孤独而拼命地写作。

  12

  很多人觉得八十年代太美好了,年轻人充满了机会,文坛生气勃勃,很多诗人和小说家无限风光。我想说的是,八十年代并没有那么光鲜,你们现在看到的,什么“伤痕文学”、“先锋文学”等等,都是经过时间和历史筛选过滤下来的,并不能代表八十年代文学的全部。如果你想去了解真实的八十年代文学,可以去翻阅那些旧文学刊物,你看过一定会大吃一惊,好多文学作品是惨不忍睹的,是没办法看的,可凭什么这些小说当时那么流行?为什么当时人们都觉得这类作品很深刻呢?很肤浅呀!我并不否认那个年代的美好,那个年代很多人喜欢阅读,嗜书如命,但是不要过于美化八十年代,不能理想化,它有它的问题,很多作品是模式化的。反思回望过去是必要的,但是不能否定当代文学,今天作家的创作环境比以前更自由,市场环境和批评环境比过去更开阔,在这个飞速发展、转型变革的中国社会,也给文学创作提供了洋洋大观的创作素材,可以说,今天文学的丰富性已经超过过去任何一个时代。

  (根据叶兆言访谈整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