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客彩票网

刘香河《大家》专栏:在旧时光里沉醉

(2021-03-19 10:35) 5951301

  现代社会,科技极速发展,人们的脚步越来越快,生活节奏、工作节奏, 乃至情感节奏,亦如是。一些人在一路狂奔向前的时候,极少转身回望,极少让自己的脚步慢下来,极少去回味那旧日的时光。在我看来,这实在是件憾事。也许是渐入老境之缘故,我是愿意慢下脚步,让自己在旧时光里沉醉的。在旧时光里,我就遇见了令我痴迷的风俗。

  风俗是一面镜子,它照见的是一个迷人的世界。无论是哪个地区、哪个民族、哪个时代,都有着独特的不一样的风俗。有俗语云:百里不同风,千里不同俗。我所生活的泰州地区,民间风俗,丰富多彩,仪态万千。

  清明时节,邀你到溱潼的国家湿地喜鹊湖,来看一看划会船吧!那是怎样的壮阔,怎样的激荡呢?有诗为证:

  溱潼湖里水如天,

  三面村庄但水田。

  只有湖东无屋宇, 

  人家尽住打鱼船。

  下河村落自为邻, 

  惯使舟船气力振。

  团练若成皆劲旅, 

  请看篙子会中人。

  这两首诗,出自清同治三年九月刻本《海陵竹枝词》,是一个名叫储树人的知县所作。诗作并无深文大意,但其之于溱潼及溱潼会船却意义特殊。储知县的第一首诗作,描述了溱潼特有的水环境,这可是会船能在此发展演变的基础。无此水环境,即无溱潼会船产生于此之可能也。其第二首诗作,直接点出了溱潼一带赛会船的习俗。溱潼一带的下河人,赛会必撑会船。但见会船之上,群情激奋,喊声震天,竹篙挥舞,快捷如飞,好一派热闹的景象。这样的场景,在溱潼已经存在200多年的历史矣。

  现在的每年清明节,只要你到溱潼来,你都能在溱湖之上领略到万舟云集、旗幡猎猎、竹篙如林、鼓乐声声、游人如织、呐喊如潮的壮观与激昂。浩荡的溱湖,敞开宽广的怀抱,迎接四乡八镇的会船,迎接四面八方的游人。湖面上,贡船、花船、拐妇船争奇斗艳,令人目不暇接。最是那贡船、花船吸人眼球。那搭建有三四层高的船体,四周装饰了珠帘、布幔、宫灯、流苏,流光溢彩,色彩绚烂。船体的上两层供表演展示之用,顶部则建成楼宇、宫殿模样,一派富丽堂皇的气概。亦有工匠在建造之初就巧费心思,将整个贡船、花船构建成天安门、五亭桥等独特造型,漂移于湖上,叫人惊叹。

  当然,最让人情绪高涨、激动万分的还是赛会船。只听得铜锣鸣响,“咣……咣……”参赛的船只汇聚到指定区域,集合待命,选手们个个凝神屏息,只等出发令响。随着“咣”一声重锤落到铜锣上,你会看到众船齐发,犹如离弦之箭。选手们使出浑身力气,挥动着手中竹篙,口中“下!下!” 喊声不断。一条条赛船,犹如蛟龙出水,在湖面上飞速翻腾,穿行向前。这时候,湖岸边观战游人的呼喊声,此起彼伏,一浪高过一浪,看上去比赛船上的选手们还要紧张呢。

  溱潼会船,以其恢宏的场面,独特的表演,扣人的比赛,已经成为清明时节姜堰溱潼地区特有的民俗活动。这一民俗活动,在其漫长的形成发展过程中,亦已形成了自己特有的规范,并得以固定下来。

  选船。选船的日子大多定在清明节前的十多天,由会头负责张罗此事。其实,会头在会船节期间要张罗的事情挺多的,选船只是其中之一。这时候,有会船的村子都会由会头在村里醒目之处竖起会旗,在村口码头竖起旗杆,旗杆顶端绑有青苗和旗幡。村里有一条会船,村口码头就会竖起一根旗杆。选船,在村民看来,是件能给自家带来好运的事,因而便极自愿地把船撑来,听任挑选。选船的要领在“新”和“轻”二字,极易理解。“新”, 主要是从美观角度考虑的,“轻”则是从赛船时易于前行,为争先创造条件的。鉴于此,所选之船, 以6至8吨的“黑鱼鳃”为最好。

  试水。试水亦即操练。主要是选手们集中到船上,熟悉船性、水性,以达到“齐号”之效果。“齐号”,说白了,就是通过操练,让所有选手下篙、扬篙的步调和动作都能齐整一致,减少力量消耗,以保证赛船全速前行。这里,有个讲究,被选中的选手无特殊变故,上船得满3年,退出则视为不吉利。旧时,女人是上不得赛船的。现在毕竟所处的时代不同了,男女青壮年都有在赛船一展风采的机会了。溱湖会船节期间,还有专门的女子会船

  表演呢,色彩斑斓的装扮,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。

  铺船。清明临近,所有参赛的会船,都要清洗干净,在船舱铺上干净稻草,搁上跳板,以保证选手站立平稳。贡船、花船、龙船、荡湖船等, 则要花功夫美化装饰,所需的不仅仅是时日,还有经费。这时,如有善心人士慷慨相助再好不过,也有一些有特殊需求者愿意解囊,以求子、求姻缘之类,如愿之后还请酒答谢呢。会船每年都搞,这样的好事也是可遇不可求的。因而,会船上相关费用,多数时候是由村民们分担的。

  赴会。经过前一阵的忙碌,会船上的各项准备工作均已就绪,清明节也就到了眼前。这时的溱潼人家,自有一番热闹。家家户户扫了墓,便忙着裹粽子、包圆子,邀约亲朋好友前来看会船节。而有参赛任务的选手,则次日天没亮就登舟出发,赴会去了。祭祀之后的会船,一路锣鼓喧天,威风凛凛,向赛区进发。此时的会船上,均插有会旗,会旗上绣着各自村庄名,因而即便途中相遇,也不会像旧时一争高下了,而是会友好地互放鞭炮。常言说,邻居好,赛金宝。乡里乡亲的,为争个高下伤了和气,不值。以和为贵。

  图片

  赛船。这是人们期盼已久的时刻,也是令游人情绪激荡的时刻,更是选手们斗志昂扬的时刻,溱潼会船节的高潮时刻。宽阔的溱湖之上,参赛的会船在指定区域整装待发。一阵紧密的锣鼓之后,先是“咣!咣!”两声竞赛开始的预备锣声发出,紧接着第三声“咣”的一声重锤,此乃出发号令也!但见数船竞发,水花四溅,呼号震天,你追我赶, 万篙挥舞,蔚为壮观,比赛开始啦!

  酒会。时近晌午,溱湖上的会船渐渐散去,那热闹万分的湖面渐渐归平静。激烈追逐的名次现已抛至脑后,胜者固然可喜,未能拿到好的名次,不必沮丧,明年此时再相会。那就让我们的篙手尽情享受属于自己的狂欢吧。淳朴的乡风此刻尽显,盆装鱼肉,大碗喝酒,开怀畅饮,放声大笑,岂不快哉。这中间有一件人人都会关注的事,“今年的头篙送给谁?”

  送头篙。这送头篙,虽说是在酒会上定下来的,其实篙手们心中早就有数的。一个自然村落, 几十户人家,早不见晚就见,各家各户那点事情, 彼此清爽得很。这头篙,多半是送给那些新婚的夫妇,祝福人家早生贵子。也有送给婚后有了年头尚未开怀的妇女,不过很少。话说这喜得头篙的户主,自然是精心准备一番,头篙一进家门,定是灯烛闪亮,燃鞭点炮,噼噼啪啪,好不热闹。在这喜庆热闹之中,主家向篙手们送上糖果、香烟、茶水、点心,篙手们满口“早生贵子”之类的富贵话。如若这一年碰巧让头篙得主喜得贵子,那就会有另外一番热闹的景象了。

  演戏。撑满3年会船要唱一台戏,这是溱潼一带多年来形成的惯例。如此一来,清明节期间,溱潼一带几乎是村村都唱戏。有村民们自编自演的, 有外来演出团队下乡慰问的,天天戏,夜夜歌,真是比过年还要热闹。这一时节的溱潼水乡,到处弥漫着欢乐的气氛,空气中都飘着酒香,是那样的祥和美好。

  与溱潼水上大型会船节不同,我老家的都天庙会,则完完全全在陆地上展示。其确切的地点:兴化境内的陈堡镇蒋庄村。蒋庄村原本是兴化2000多个自然村落中一个极普通的村庄,正是因为每年三月初九的都天庙会,在兴化众多的庙会当中,声势最为浩大,表演最为精彩,人气最为旺盛,交易最为繁荣,而为四乡八镇所瞩目,让蒋庄村声名远播。

  蒋庄村两座颇具历史积淀的都天庙,一座是吉祥庵,另一座叫集贤庵。吉祥庵,位于村西,俗称西庙。此庙始建于清康熙年间。其建筑规模并不算大,为前后两进,一字排开9间庙舍,又以主殿“玉庙殿”最为高大宽敞。集贤庵,位于村东,始建于清嘉庆十四年。其建筑格局为前后三进一厢, 由山门殿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以及都天庙构成一组完整的寺庙建筑群。都天庙,紧靠集贤庵西侧,前后两进一庭院。如此的建筑规模与形制,使其列于兴化上方寺、东岳庵、观音庵等几座颇具影响的寺庙之后,为兴化第七大寺庙。这对于建在一个小小自然村落之上寺庙而言,已是十分了不起矣。这两座都天庙,以及由此而形成的都天庙会,成为蒋庄人自古以来信奉、敬仰“都天大帝”的最好见证。民间正统信奉的“都天大帝”,是1000多年前,“安史之乱”时期,河南真源县令张巡。历史上江淮一带都天庙里供奉的都天大帝张巡,均为龙袍加身,青色脸庞,三眼黑须。而蒋庄集贤庵里供奉的都天大帝像,则是金脸双目,这源于对张士诚的怀念。

  张士诚(1321年至1367年),兴化白驹场人。为了反抗元廷暴虐统治,于1353年率领“十八根扁担”在家乡起义,一举攻下草堰、丁溪、戴家窑、泰州、兴化、高邮,并在高邮称王。随后,张士诚率众从高邮来到平江(苏州),改平江为隆平府, 在此建都。这期间,他礼贤下士,重视文化和水利,乐于为民办实事,赢得了百姓的赞誉。

  同为白驹场人的施耐庵,就曾追随张士诚的足迹,参与过张士诚的军事活动。有学者认为,施耐庵创作的不朽巨著《水浒传》,其题材与元末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有关,水泊梁山中的一百零八条好汉,其实就有着元末农民起义军将领们的影子。

  令人遗憾的是,张士诚没能摆脱自古以来农民起义失败的命运。后来,他兵败殉国,宁死不屈。所有这些,都让吴地和家乡的百姓对他更多了一份崇敬与怀念。几百年来,泰州、兴化等地的百姓, 一直都拥戴怀念这位反元斗士。于是,才有了名为供奉张巡,实为怀念张士诚的都天庙,才有了一年一度的都天庙会。

  蒋庄都天庙会,历时3天。三月初八为“约驾”及试会之日。这一天,庙门洞开,焚香点烛, 鼓乐宣天,鞭炮齐鸣,自有一番热闹。值得一提的是,“都天大帝”神像两侧,此时有黑白胡须的两条龙守卫着,在前来叩拜的善男信女眼里,增添了些许庄严之气。试会当晚,都天庙周遭定然灯火通明,香烟缭绕。所有参会信众及28个分会的会长, 轮流给“都天大帝”上供,顶礼膜拜。三月初九一大早,游行队伍出发之前,28个分会按顺序入庙到“都天大帝”神台前举行“朝庙”供奉大典,之后方能出会。

  这时,走在游行队伍最前列的,是震撼人心的头锣,接着是龙灯会、高跷会,还有狮子头、活佛济公、河蚌精,之后是花船、花担、秋千之类,再接下来有万民伞、鸿富盛会、开封府,之后是十八相送、西天取经、天女散花、八仙过海,紧接着是多福盛会、花蓬会、狮吼、香莲会、头牌会,然后是銮驾、提香炉、皂班会、点卯、神台,最后是大轿会(菩萨驾)。“都天大帝”神轿一过,便是惊天动地的升炮。在整个出会游行的长龙里,你会看到龙灯会的熠熠生辉,高跷会的华丽多彩,狮子头的玲珑活泼,济公活佛的诙谐幽默,河蚌精的婀娜多姿,还可以看到花船、花担、秋千的五彩纷呈, 鲜艳夺目,千姿百态,真是美不胜收。至于说, “开封府”的庄严肃穆,头牌会的威风凛凛,更有那“大轿会”王者风范,自然不在话下。游人们从这一庙会中,充分享受到了音乐、歌舞、戏曲、故事、传奇等一系列的民间艺术的熏陶。

  图片

  具有200多年历史的蒋庄都天庙会,在其发展历程中已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其一,高跷之高。高跷会所有的高跷,均在1米以上,踩跷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,踩跷技术十分娴熟。其扮演的渔、樵、耕、读诸角色,不仅扮相俊美、服饰华丽,而且表演精湛、动作灵巧、栩栩如生。其二,龙之威猛。龙灯会的龙,动作繁多,“老龙翻身”“乌龙摆尾”“腾云驾雾”“翻江倒海”,真是威风八面, 直扣观者心弦。其三,人物之奇。庙会上,表演打“高肩”的多为五六岁的孩童,他们站在自己的父辈或祖辈肩膀之上,置于大庭广众之下,本就不易。再身着袍服,头戴盔甲,装扮成三国人物,如刘备、诸葛亮、阿斗、关羽、张飞、赵云、马超、黄忠等,还要保持一定姿态造型,就更不易也。如此小儿,尚能这样敬业,实在令人称奇。其四,声炮之响。庙会“都天大帝”出巡起驾前先是三声炮响,穿堂时又是三声炮响,回街时再有三声炮响, “落驾”时继续是三声炮响,凡十二声响炮,可谓是震天动地,声响天外。有人戏说,此炮与接待外国元首时所放礼炮几乎相与媲美矣。

  行文至此,细心的读者朋友不难发现,溱潼会船也好,蒋庄都天庙会也罢,的确很容易让人在旧时光里沉醉。有人也许会提出质疑,你所写的这些明显带着“回忆”的温馨。黎民百姓的日子, 哪里能够如此充满欢乐?!诚然,生活的艰辛在我们的日子里客观存在着。问题是我们怎么来对待它?我下面即将叙写的风俗,让我想起著名作家高晓声先生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短篇小说《李顺大造屋》。熟悉那个时代农村的人都知道,那时的农民,一辈子的大事之一就是造屋。直至现在,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农民的经济生活水平有了极大提升,但是“造屋”仍然是件大事。

  在农村造屋的艰难,我是有深切体会的。在我家从田头搬迁到村庄上时,那次造屋我已经能做帮工了。为了能让帮我家建房的乡亲们吃得好一些,父母亲杀了一头肥猪,这也是父母亲精心计划好的。建一座新屋,谋划的时间得好几年呢。这期间,每次吃饭的时候,我都会极自觉跟母亲说,给我一点肉汤就好了。要知道,肉汤拌饭,在平时想都不敢想的。那个香哟——真的,香!母亲舍不得她的儿子,有时候也会挑一块肉到我碗里,我在端开时会悄悄地拨到饭桌上的肉碗里。几十年过去, 母亲有时还会旧事重提,说她的儿子从小就懂事。我现在要告诉读者朋友们的是,就是这样一件原本充满艰辛之事义——造屋,在民间仍然让它充满喜感。当然,它有个专有名词叫“说鸽子”。

  噼里啪啦鞭炮响,

  万紫千红烟花放,

  我来说段鸽子书,

  恭喜主家砌华堂。

  听,又有哪家在建房,“说鸽子”又开始了。“说鸽子”的,用一段段朗朗上口的吉祥话,为主人家砌房子送上祝福,营造出欢乐祥和的气氛。“说鸽子”的可谓是巧舌如簧,一开口便能逗得房主开怀大笑,自然是不断地递糖、敬烟。“说鸽子”说到关键处,房主还得松松腰包,送上“红包”呢。此时,得到好处的当然不仅仅是“说鸽子”的,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乡邻们也能从房主手里得到一份好彩头。

  常言说,白鸽子往亮处飞。在民间百姓眼中, 鸽子是十分吉祥、顺遂之鸟,因而把建房上梁时给主人家说吉祥话、说喜话,称之为“说鸽子”, 意为吉祥话、喜话有如放飞的鸽子,阵阵飞起, 洒向天空。不过,这“说鸽子”还有另外一种说法,叫“说合子”。此处的“合”,取泰兴方言, 读guo,去声,音与“国”同。“合”之义,易于理解,即为融合、亲近、投缘。“说合子”言下之意,也是给主人家往好处说,自然落到吉祥、喜庆上头了。

  “说鸽子”流传的年代颇为久远。有民俗专家研究认为,“说鸽子”是古代的一种“仪式歌”, 多用在建造房舍之时。对于普通的黎民百姓而言, 无论是古时还是现今,建造居所总是一件大事情。不是说安居乐业嘛,居无定所何谈乐业呢?因此, 人们从古到今都十分看重建房之事。建房过程中, 便有许多隆重的“仪式”,每个仪式中都有“仪式歌”。例如,造房开工之前,主人要向造房的掌墨大师傅行三跪九叩大礼,目的是祭拜鲁班、张班(东汉张衡)两位先师及四方神灵。掌墨大师傅一边敬酒,一边唱《敬神歌》:

  手提宝壶敬神灵,

  一敬天, 二敬地,

  三敬张鲁班师共紫薇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仪式在逐渐简化,“仪式歌”也由吟唱变成了“诵”和“说”,慢慢地, “说鸽子”的习俗便得以形成。与其他地区“说鸽子”的习俗稍有不同的是,泰州所属高港的田河, 其“说鸽子”主要是伴随着建房过程中各种仪式而进行的。这里不妨以“上梁”为例,略做呈现。

  首先是“选梁”。梁柱乃房屋之支撑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因此,在选正梁、中柱时,请来的掌墨师傅初选之后,必定要主人家过目把关。一旦选定,掌墨师傅便在鞭炮声中说起“鸽子”,琅声致贺:

  木龙生在高山上, 

  生在高山你为王。

  粗者用作为中柱,

  直者用来做横梁。

  第二是暖梁。这道仪式,在上正梁的前一天晚上,请掌墨师傅们吃了“暖梁酒”之后,将正梁请放在两张大凳之上,以免有人跨过。这当中,最忌女人,特别是怀有身孕的女人从梁上跨越,那是会被当地人认为极不吉利的。从梁上跨过之人,只能忍受主家的责难。

  此时,要给正梁做一件事,贴“福”字。说是贴“福”字,其实贴的是“福”“禄”“寿”。贴“福”字的人,一边贴一边说“鸽子”:

  福字四角四四方,

  贴在主家紫金梁。

  主家生来有福相, 

  福子福孙福满堂。

  “福”字既已贴好,“暖梁”仪式,就开始了。主家焚香点烛,敬过喜神之后,在鞭炮声中, 便有父母、夫妻、子女双全的“全福之人”端着“火盆”,绕正梁三周,寓意避邪进福,让主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。这种时候,哪里少得了“说鸽子”呀!

  金盆生火旺又旺,

  全福之人来暖梁; 

  天官赐福到主家, 

  主家幸福万年长。

  第三是浇梁、照梁。浇梁是将两把盛满美酒的锡壶,先用红纸堵住壶嘴,只待良辰吉时一到,在鞭炮点响之后,掌墨师傅便会拔去红纸的酒塞子, 将锡壶中的酒浇洒在正梁之上,边浇洒边“说鸽子”:

  我把酒塞来打开, 

  壶中琼浆献出来。

  此酒不是凡人造,

  杜康名酒把梁浇。

  酒浇木龙头,

  主家代代出诸侯; 

  酒浇木龙腰,

  蟒袍玉带百千条; 

  酒浇木龙尾,

  财源滚滚江海水。

  这里头有个细节,挑得再好的正梁,总有大小头之分。上梁时,一定要大头朝东,小头朝西。这方向不能反。一反,正梁首尾就反了。在民间,乃不吉之兆。

  浇梁之后,是照梁。照梁的工具是两顶竹篾筛子,筛子两面均有“名堂”。一面贴红纸,红纸上书:“吉星高照”;一面插上芦花,犹如“避邪宝剑”。掌墨师傅手执宝筛,绕至梁后,对视,照正梁。随后将宝筛放置新砌房屋的山墙之上。“说鸽子”自然少不了。

  今逢吉日喜气洋, 

  我替主家来照梁。

  宝筛好比团圆镜, 

  照得金梁放金光。

  避邪宝剑东西插, 

  保佑主家福寿康。

  第四是提梁、平梁。提梁之前有一系列动作要做。掌墨师傅向正梁鞠躬行礼,然后给正梁两端系好用红带缠绕的大绳(亦称“龙绳”),之后便可提梁。此前已经登高至柁梁处的工匠们,这时便可同时拉正梁两端的“龙绳”,边拉边说:

  大梁悬在半空中, 

  摇摇摆摆一金龙。

  要问金龙哪里去?

  一心要登紫薇宫。

  正梁提升到指定位置后,工匠们便将正梁与山墙中的立柱对缝合好,此时正梁便平平安安横架在山柱之间。此谓之“平梁”。鞭炮声中,“说”声又起:

  平梁又平梁,

  宝地建华堂。

  平梁又平梁, 

  主家喜洋洋。

  前有状元府,

  后有宰相堂。

  第五是抱梁。抱梁之前,有一仪式:接宝。在梁上的工匠将事先暗藏“宝物”的馒头,从山梁上送给梁下的主家,也就是主要接宝人。这馒头里面的“宝物”多半是金银首饰之类,亦是主家与工匠事先商议好的。说实在的,并不会有哪个工匠为讨得主家一份象征性的“红包”,自掏腰包拿出金戒指、金耳环之类硬货的。接宝之后,工匠们便会手里拿着大元宝状的馒头抱梁。自然是边“抱”边“说”:

  一抱一家兴旺, 

  二抱和合二仙, 

  三抱桃园结义,

  四抱事事如意, 

  五抱五子登科, 

  六抱六六大顺, 

  七抱七子团圆, 

  八抱八仙上寿, 

  九抱九世同堂,

  十抱十全十美。

  抱梁之后,工匠们便将“大元宝”送给主家,主家自当准备好了“红包”。这一切,都被围观在梁下的乡邻们,特别是馋嘴的小孩们看在眼里。他们眼巴巴地等到现在,终于有了他们的好处。只见山梁上,工匠们纷纷将主家事先准备好的馒头、糕点、糖果之类,雨点般地洒向看热闹的人群。此时,还不忘“说”上几句:

  抢馒头, 跌跟头,

  抢到馒头好兆头。

  至此,围绕“上梁”的一套仪式和“鸽子”可算是完成了。然而,建房当中尚有好多仪式,尚有好多“鸽子”要说,恕不一一再举。

  民间“说鸽子”,让人切实感受到:生活就是苦中作乐。唯如此,我们才会相信,明天会更好!

2020年5月10日于金陵水佐岗

  作者简介

  刘香河 本名刘仁前,江苏兴化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文学创作一级,泰州学院人文学院客座教授。曾获全国青年文学奖、施耐庵文学奖、汪曾祺文学奖、中国当代小说奖、紫金山文学奖等。著有长篇小说《香河三部曲》,小说集《谎媒》等 ,散文集《楚水风物》等, 主编《里下河文学流派作家丛书》多卷 。长篇小说《香河》被誉为 “里下河版的《边城》,2017年6月被改编成同名电影搬上荧幕,获得多个国际奖项。